页面载入中...

鸡排成台选举中最火的"打赌小物" 学者:容易共鸣

  乌乎余一点,凡鸟闼中栖。

  诗中把自己写成一个老糊涂:登楼两腿发软,见客时常常冲盹儿,春天来了也不知道,把吊灯错认为太阳。最后用《世说新语》中故事作结,说自己不过是个栖息在门闼上的“凡鸟”罢了。“凡鸟”是魏晋时期吕安讽刺凡俗之士嵇喜的典故:“嵇康与吕安善,每一相思,千里命驾。安后来,值康不在,喜出户延之,不入。题门上作‘凤’字而去。喜不觉,犹以为欣,故作‘凤’字,凡鸟也。”嵇康吕安都是愤世嫉俗之辈,吕安访康,嵇康不在,嵇喜殷勤地接待他,吕连门都不踏进一步,只在门上题了个“鳳”(凤)字便飘然而去。不明就里的嵇喜还挺高兴,以为吕安赞美他为凤凰;其实“鳳”拆开来看只是凡鸟而已。魏晋时期的名士都以倨傲名世,而启先生就以呆坐不动的老鸟自居。这种自嘲成为启功晚年诗词重要特征。

  弹幕文化由媒介技术而生,其审美中的一些问题也逐步呈现,其中最主要的批评是审美品位的下降,有论者甚至认为是审丑的泛化。一些重复的、无价值的弹幕评论堆积在一起,令画面“惨不忍睹”,严重破坏了整体性的观看节奏,成为一种无原则的恶搞,偏离了弹幕文化的原初宗旨,对弹幕文化的健康发展构成伤害。就社会层面而言,有必要完善弹幕的多样化以满足观看者的多元化,设定规则以提高观看者的自觉性,加大对优秀弹幕评论的挖掘以提升观看者的审美品位,更加有效地引导弹幕文化的正向发展,进而促进先进文化在青年受众集中的前沿文化阵地上发挥更大作用。

  (作者系南阳理工学院教授、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博士生。本文刊于《光明日报》2018年05月08日16版,原标题为《弹幕评论别降低了审美品位》)

admin
鸡排成台选举中最火的"打赌小物" 学者:容易共鸣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