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联合国呼吁国际社会向巴勒斯坦提供更多支持

  他的草书隽朗精爽,极富变化。沉淫古法尤深,并自出机杼。在笔者看来,他的草书出入祝枝山与黄庭坚、王铎与傅山之间,将宋明两代草书大家之精华全部化掉,为己所用。当然,一个优秀的书法家绝不仅仅为历代大家所囿,转益多师,精研历代草书之嬗变,是他们多年修炼而成的基本功力。

  《月下独酌》四条屏,以李太白诗意为其草书创作的灵源。草书的书写有别于其他书体的,需要与书写的内容互相涵咏,并促发出无穷的灵感。《月下独酌》是李太白极富浪漫的代表性诗作,而郭志鸿老师这件作品的构思精妙、抑扬舒缓、天人合一,极具音乐的节奏感,让我们的思绪以作品为媒,穿越千年,与太白隔空对饮,邀月吟诵。

  第一幅以“花”字开篇,沉郁顿挫,自“间”字收束,此二字自成一个完满的小音阶;“一壶酒独酌”几字,收紧气脉,多用绞转之法,五字之气虽极收敛,但不乏“酒”、“独”之间的小对比;自“无相亲”三字起,愈见放豁,舒展跌宕,适度地使用干笔,使得整个行气擒纵有度,收放自如。自第二行起,章法全然迥异于第一行。假如第一行的排布更多发挥字间的萦绕之法,第二行则更强调字与字之间的倚让向背之法,疏疏朗朗,灿若星汉;单个字法适度地进行伸展,使通篇看上去大开大阖;其中的“邀”字如定音符,爽利又凝练;“对影”二字极尽疏密收放之变化。

  第二幅以极为简洁的“月”字开篇;“解”字草法暗合素师神韵,适度地使用长笔画用以收束行气。第二行的“暂伴”二字将章法打开,似乎有含纳六合之气,与分间布白尤见功力;“月将影”三字则取横势,恰如玉盘承接住一泻千里的纵势;“行乐须”三字又使节奏由松到紧,“须”字看似轻盈而不着力,实则苦心孤诣,使收尾自然而了无痕迹。

  所以我觉得“光寂”系列的作品是很有未来的,甚至要超越过去雷双老师所画花题材的全部价值。因为这里面的空间很大,况且她关注阴暗,这可能是她作品最后形成深层的样子,也是无法预料的。我期待雷双老师后面能够再次像90年代时期达到具有时代性的艺术感,因为当时她抓住了时代的特质。90年代到今天20年,如果还能在这个时代有一个新的自我,一个自我繁殖的契机,我觉得还能达到一个新的程度。

  夏可君: 本体绘画

  这个展览之所以用 “光之语”为题,这是因为雷双的绘画是真正意义上的本体绘画,是纯粹绘画意义上的绘画。油性绘画其所有的奥秘都跟光有关系,即光感、光的强度、光的色彩等相关。整个西方油画的来源是来自天空,天空是光的源头,所以整个西方文化的所有象征都来自光的哲学,包括抽象其实都跟光的表现有关。

admin
联合国呼吁国际社会向巴勒斯坦提供更多支持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