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受塞纳河水位上涨威胁 卢浮宫为25万件藏品搬家 - 第3页

  从尤嘉霓和陈逸山的结局来看,她失败得很不堪,主动启齿的房产、婚姻要求,直接被他拒绝,全无商量余地。“猎女”彻底输给了“猎物”,“她不是他的对手,从来就不是”,“她是半真半假地进入,结果却不可控制地陷进去,只因爱得太真,被踢出了局”。不仅如此,分手时她还被忠告,做爱“不要假装很HIGH,人工和自然永远有无法抹杀的界限”。陈逸山并不像拉克洛笔下的范尔蒙,以嘲弄被自己抛弃的女性为乐,但他与尤嘉霓的美学观念过于南辕北辙,以至于最后还是忍不住要冷言一番。在尤嘉霓眼中,他漫不经心的独白宛若酷炫的POSE,让她魂牵梦萦。

  做“猎女”既不成,尤嘉霓转职为“公共情妇”,豁出去以色身换取商机,竟然“成了某种范本,跟风、追随者众”。但有所得必有所失,她不仅失去女性传统的骄傲——依附原则,成了个另类“打拚者”,更失去了徜徉情海的浪漫风姿。面对理想对像袁琅,尤嘉霓竟心如槁木:“如今,情感空瘪的尤嘉霓却要表演爱情,表演她爱他爱到不行。她空茫地站立。内心涌流的激情早已干涸,她机械枯涩地嘶喊着,我爱你!我爱你!”陈逸山所不需要的,却是袁琅需要的。

  家中雅趣:巧做“活花屏”,读书纳凉观景

  战胜夏天最大的法门是什么?或许是冷饮,或许是凉风,但境界最高的一定是自己的心。充实的生活、放空的心灵和生活的情趣能使一个人全无杂念,超越身体的寒暑困苦。

  颇负盛名的《浮生六记·闲情记趣》里写道,当年沈复“与芸寄届锡山华氏,时华夫人以两女从芸识字。乡居院旷,夏日逼人,劳教其家,作活花屏法甚妙。每屏一扇,用木梢二枝约长四五寸作矮条凳式,虚其中,横四挡,宽一尺许,四角凿圆眼,插竹编方眼,屏约高六七尺,用砂盆种扁豆置屏中,盘延屏上,两人可移动。多编数屏,随意遮拦,恍如绿阴满窗,透风蔽日,纡回曲折,随时可更,故曰活花屏,有此一法,即一切藤本香草随地可用。此真乡居之良法也”。沈复与芸娘将四五寸长的树枝编成矮凳子的模样,中空,在里面编上竹子,约六七尺高,底部再放上盆栽的植物,让其顺着竹子和木枝生长,可以随意移动。屏风古代家家都有,但“活花屏”仅此一家。勤于动手,善于发现生活情趣,日子就能过得优雅舒畅,引人艳羡。

admin
受塞纳河水位上涨威胁 卢浮宫为25万件藏品搬家 - 第3页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